这不是临时建设的便桥
2020-06-21 19:1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据交警部门统计,常住人口约400万的长沙已拥有150万辆机动车。现有的主次干道和交通标志、标线,越来越满足不了超速发展的长沙机动车辆运行的需要,这就形成了交通瓶颈。

“跨京广铁路桥总宽42米,双向8车道,分三期实施。”对于交通量很大的劳动路跨铁路桥,在不中断交通的情况怎样拆除重建成为难题?张稳介绍,首先在现有老桥南侧建设一座15.5米宽的过渡桥,这不是临时建设的便桥,而是未来42米劳动路跨铁路桥的一部分。为什么要先修一座过渡桥呢?照理说跨铁路桥应该一次性建成,但劳动路不能中断交通,两座桥只能分步建。过渡桥其实就是未来新桥的一部分。这部分过渡桥建好后,把现有老铁路桥上的车辆引过来,然后拆除老桥,再紧靠着过渡桥建设另外一座26.5米宽桥梁,最后一大一小两座桥合并,成为一座满足双向8车道通行能力的跨铁路桥。

8月7日,长沙劳动广场转盘改造协调会在天心区召开,长沙市住建委、长沙市交警支队等单位的相关专家,就天心区工务局拿出的《劳动广场转盘初步改造方案》展开讨论,专家建议拆除劳动广场转盘,实行平交信号控制。

天心区工务局、交警大队、交通运输局等相关单位,也参加了8月7日召开的劳动广场转盘改造协调会,均赞成长沙市城区道路交通疏导工程领导小组提出的获市长办公会审查通过的,拆除劳动广场转盘、实行平交信号控制方案。

2008年,同济大学专家到长沙会诊交通拥堵时说,拆除转盘,用信号灯控制交通,车辆通行速度将提高20%-30%。

长沙市交警支队秩序科相关知情人说,赤岗冲一带曾经按上海同济大学专家会诊开出的药方,即设信号灯解决交通多向分流,但试行了一段时间又因更加拥堵而拆除了。看来通过红绿信号灯解决赤岗冲交通“此路不通”。现在提出的方案是在劳动路上架设高架桥跨过曙光路,解决劳动路与曙光路两大主干道车辆通行的矛盾。因为修建高架桥,可提高路口交通通行能力,提升劳动路交通疏解能力。

天心区工务局相关负责人说,劳动广场大致为“丁”字交叉广场,车辆从东往西经劳动路方向到达劳动广场时,“一分为二”向黄兴路和劳动西路行驶,交通处在相对宽松状态。而车辆从劳动西路和黄兴南路进主城区时,呈“合二为一”状态,交通相对吃紧,劳动广场转盘拆除后,将会在劳动西路和黄兴南路向东进入城区的地方,设置待驶区和信号灯。另外,劳动广场的绿岛外,周边还有公交车停靠。劳动广场转盘拆除后,公交车停靠场所也会取消。

芙蓉路与营盘路口交叉的松桂园一带,目前可算是长沙交通高峰时段最堵的地段了。8月4日至8月6日,潇湘晨报记者先后三次到松桂园现场观察,发现芙蓉路与营盘路口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机动车都走不动,现场执勤的三个交警说,这一带交通高峰期车辆时速大约每小时10公里左右。

“劳动路有一座只能满足双车道行驶的跨京广铁路桥。”长沙城投铁路站场迁建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稳透露,大约在上世纪70年代初,长沙修建了劳动路这座跨铁路桥,但经过将近40年超负荷运营,这座桥面宽不足20米的跨铁路桥,桥体和桥面明显老化,成为限制重载车辆行驶的问题桥梁——危桥。随着高铁新城的崛起,跨铁路桥成为劳动东路上的交通瓶颈,拆除重建已迫在眉睫。

长沙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透露,建高架桥将平交改为立交后,芙蓉路与营盘路口机动车辆通行速度比原来要畅通一倍以上。不仅直行不畅问题得到了解决,而且两条主干道左转、右转也不再需要限制了。

“建高架桥让营盘路高跨芙蓉路,让直行车辆一跨而过这只是一种想法,还没有最终敲定。”长沙市规划管理局相关知情人说,长沙市委市政府已把松桂园立交纳入打通瓶颈道路范畴,计划今年开展前期研究。但究竟采用何种方式立交,目前还在论证之中。有的专家提出建互通式立交桥,不仅解决营盘路与芙蓉路直行问题,还要解决两大主干道左转与右转问题;有的专家提出再挖一个隧道将营盘路湘江隧道与年嘉湖隧道连起来,直达车辆从一个隧道可走到另一个隧道。

城市东扩以后,特别是随着高铁新城的崛起,劳动路交通流量成倍增加。没有拓改的劳动中路显得很不够用了。今年将启动劳动路跨京广铁路建设,彻底破除劳动路跨京广铁路交通瓶颈。

长沙市交警支队秩序科相关负责人透露,此前长沙市市长办公会审议通过了打通断头路、瓶颈路三年行动方案,明确拆除劳动广场转盘,实行平交信号控制,畅通劳动路及南门口一带交通。

最近这几年,长沙为畅行交通需要,相继拆除了伍家岭转盘、东塘转盘、侯家塘转盘、溁湾镇转盘、新开铺转盘、银北转盘。劳动广场转盘计划2015年拆除,届时大一点的绿化转盘就只剩下新中路转盘了。

瓶颈路在城市中心区域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与一定数量的断头路存在有关,大量的车辆往断头路走不通,统统走在某一条狭窄的小路上,自然就形成瓶颈路段。

有市民问,既然赤岗冲一带多点冲突,交通复杂,怎么不建一座互通式立交桥,解决来自各方面的交通压力?这位知情人说,建互通式立交桥需要占用很宽的面积,而劳动路与曙光路斜交赤岗冲,东西两侧的开发和建设已成熟,互通式立交桥无法实施。但对劳动路跨曙光路高架桥进行勘探和论证时,需要从劳动路东西贯通的长远考虑。因为长沙市委市政府有个远景规划,将整条劳动路高架起来,建成一条上下可满足双向12车道通行需求的东西向快速通道。记者斯茅庚

打通瓶颈路段则是改善交通的一个重要举措。长沙市雨花区城投集团绿道项目部工程师金鹏说,首先是打通断头路,拓改瓶颈路段,使道路形成网络;其次就是发挥信号灯的调节作用,根据长沙瓶颈路段交通流量编制合理的信号灯;第三就是拓改瓶颈道路右转交叉口,使经过瓶颈路段的车辆不堵在交叉口上。当然有条件的路段,能视情况将道路交叉口由平交改成立交,甚至改成互通式立交那是再好不过的。记者斯茅庚

从东塘往东走一公里,细心的市民会发现:劳动中路曙光路口交通,总是给人以混乱的感觉。长沙市交警支队秩序科相关负责人介绍,赤岗冲地段在长沙可算交通最复杂的节点,多点冲突并且很分散:沿劳动路行驶的有从西北往东南和从东南往西北两条,沿曙光路行驶的有从北往南和从南往北两条。除此之外,西侧还有对接砂子塘黄土岭路的次干道,东北侧还有通往桂花路的道路,还有通往车站南路的红花坡路,东南侧还有一条通往车站路的东西向道路。周边车行出入口多达11个。

长沙市规划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非机动车为主要出行工具的年代,绿化转盘的设置是非常适应当时的交通运行需求的。但是,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长沙常住人口增加到约400万人,机动车辆增加到150万辆,有的绿化转盘每小时超过6000辆甚至8000辆,远远超过设计通行量每小时3000辆,被戏称为“转盘转盘转而不动”了。

周边一位叫胡可可的市民说,这一带交通秩序比较混乱,本地的人驾车横冲直撞不按规矩行驶,外地人一时找不到自己要去的地方走走停停。又因劳动路与曙光路高度不在一个平面上,车流量大的时候,不论从劳动路左转到曙光路,还是从曙光路右转到劳动路,都十分困难。交通拥堵等各类事故经常发生。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zfjdyd.cn新疆库尔勒市逊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www.zfjdyd.cn版权所有